第一百四十八章 苗疆之行非坦途(1 / 4)

醉湖垛 星象21 3051 字 12个月前

董佳起身道:“你准备一下,我带你去一趟苗寨。”  这声音既霸道又撩人,周蓬蒿心中不禁惊奇万分,眼下她嫌疑人的身份未洗干净,副人格又时常出来捣乱,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为自己解除那情人蛊,周蓬蒿是一头雾水。  不知那寨中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特地跑上一趟。夜色正浓,斜月如钩。二人坐在动车二等座的车厢里,这是董佳挑的车座,整个过道的右边就他们俩人。  这是周蓬蒿第一次从静止的角度来看她,她凝脂般的肌肤在白色衬衣的衬托下简直艳若尘雪,高高的鼻梁,秋水一般的眼瞳里荡漾着一股异域的风情。这股神秘的风情让周蓬蒿有些心猿意马,心曳神摇。  董佳则静谧的坐在临窗的一边,一路上并没有和周蓬蒿有过多的交流。  这一刻,她轻轻地拉开车帘,向窗外看去,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雾,一旁的景物开始变得朦胧模糊,在夜色中留下了一个个缥缈的幻影。她终于轻声感叹道:“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苗疆了。”  周蓬蒿没有接话,对她来说这是一次返乡之旅,情感的波澜自然是足了一点,但是对于自己,不过是一次解毒之旅,他曾经尝试过从毒经里找出解毒之法,但是很遗憾,石之轩的毒经多的是纯粹的汉人异术,与苗疆无涉,里面谈及与此有关的解毒之法更是寥寥无几。  “湖跺的空气没有苗疆清新,你跟我回去,或许就不想解毒了,不是有句话叫做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么?”董佳妖媚的俏脸露出一丝浅笑,那绝代的风姿让他的呼吸也为之一窒。  闻言,周蓬蒿贱贱一笑道:“你是在自比荔枝么?三百次?我可吃不消。”  这小子无端开车,惹得董佳秀媚一颦,这要不是在动车之上,怕是早就发飙了。  与佳人相伴,时而斗嘴,这10个小时的车程并不难熬。终于,在一声动听的提示声之后,两人随着人流夹着行李下了车。虽然有整整三大包的行李,但多是董佳之物,周蓬蒿也就在身后背了一个简易的书包,里面有一本毒经,一身换洗衣服和一个充电宝。  下车的时候,周蓬蒿接过董佳两个大的行李,董佳并不愿意,两个人推打之间,周蓬蒿得以握住她柔腻光滑的纤手,内心的激动自然是难以描摹。  这次接触之后,董佳对周蓬蒿的抵触情绪少了许多,即便他偶尔开几句荤素相加的玩笑,也并不恼怒,两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有些暧昧。  “沿着这条山道走上五公里,就进入我们苗疆的地域了,欢迎回来,董佳。”她自言自语般地说了一句。  不得不承认董佳的声音很好听,此刻多了些回乡的激动涵盖其中,就更是语若清泉,颤人心肺,每一个节拍和呼吸都拍在了周蓬蒿的心尖之上,让他整个心脏都在上下左右抖动个不停。他在安慰自己,之所以全身上下都在躁动,是因为情人蛊的缘故。  他在偷看董佳,董佳也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  这小子火辣辣的眼神实在是有些欠揍。  几经辗转,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一处山麓之下,有一个隐藏得很好的咖啡厅。  咖啡厅的陈设十分简单,墙上唯一的装饰是一个染色的轮胎,此刻,已是晚上的八点多,咖啡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里面只开了一个小灯,老板趴在吧台上呼呼大睡,老远就能听到他的鼾声,这是这里唯一的生气。  董佳似乎对这里颇为熟识,径直向咖啡厅东首蓝布帘后的单间走去。  “要不要叫醒他?”  董佳并不回应,周蓬蒿摇摇头只能跟上她的脚步,那偌大的行李箱下面的滑轮运转并不流畅,更多时候,周蓬蒿是用力提着它们在走。  这两玩意很重,要不是亲眼看到董佳塞进去的都是些衣物,他会怀疑里面有数块巨石。  在东首的单间内,一位面色黢黑的中老年人早早靠窗而坐,正在品尝着咖啡。看到董佳进来,他猛地站起身来,扬手就是一把匕首射了过来,董佳淡定地没动,周蓬蒿一个高速向前的腾挪,猛然一巴掌把匕首砸出窗外。  这一招运用的蝰蛇之力,他身上的红绿光线大盛,老头大惊失色地看了过来,然后猛地一揖到底,竟然是一副恭敬的模样。  仔细看着此人,身材矮小滑稽,那脸孔方正却不对称,整个轮廓也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皮肤黝黑粗糙,像是一把深色的粗盐撒在了整张脸的上半部,满是麻点。他的身上穿着灰色布衫,双眼深邃若沟渠,死神一般地盯着二人,好像从不需眨眼睛的样子。  白发黑肤形成强烈的对比,他颌下的浓须,给人一种脏兮兮的怪蜀黍的感觉。  董佳一仰头,转向他道:“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么?我们的图腾活的好好的,并没有受到地球人的虐待。你们红蛇谷的叛*乱简直就是瞎捣乱,千年前的那场就是如此,现在的执着更是毫无意义。”  周蓬蒿内心一震,除了苗人的身份,这董佳到底是谁,她说的图腾莫不是老子身上的这两条贱蛇?那她是那传说中的天蛇人不成?  丑陋之人轻叹一声,淡然笑道:“绿门掌门的话,某焉敢不信,只是坚持的时间长了,就成了执念,若非亲眼所见,绝难回返。”  周蓬蒿不明就里静静站在一旁,董佳这才将他介绍给自己说:“蓬蒿,这位就是天蛇星的红蛇谷的二号人物,阴小水。”  “小水,这厮如此丑陋,和那孟波的面相竟有几分相似,起个名字叫做小水,真是渗人歪歪的。”周蓬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