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天才还是魔鬼(1 / 4)

醉湖垛 星象21 3699 字 12个月前

天启湖市区的上空正对着的是猎户星座,每个晴朗的夜晚,到处是天外洒下的点点星光,这猎户星就像是远远看着的猎人。冷冷的,淡淡的,也许还在手指上撩了根大号的雪茄,这让人宛如在看梦中的情节。天启湖市执法协会的大楼从上面看下来就有些像是猎户星座,他们也被誉为城市的保护者,是打击天启湖市犯罪分子的猎手。  在这片星光下,市局的灯火显得特别灿烂...  陈勋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领导力,更不在于破案能力,他的问题在于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哪个才是重点,如何针对性出招,他基本上分辨不清,这是他在和何金祥的大队长争夺上,一直处于后进状态的主要原因。譬如这次他让一个没有得到任何任命的周蓬蒿去拿城西干道的卷宗,就被何金祥扣了个“让不相干人员涉及机密案件,有泄密之嫌”的大帽子。周蓬蒿也“莫名其妙地”被五大队扣留,还是陈勋亲自去领的人。  最窝囊的是先期的卷宗还没有拿到。  白丰见气氛尴尬,肥嘟嘟的脸上掠过一丝阴云,他抬手隔开了陈勋,对着周蓬蒿低声道:“我们出去走走,夫子庙旁的金陵鸭血粉丝汤听说过吧,色香味俱全,吃起来极其过瘾,作为天启湖市执法协会的局长,我还是第一次请下属吃饭。如何,去不去?”  “不去!我又不是你的下属。”受了委屈的周蓬蒿鼻孔朝天,说出来的话让白丰有些愕然,他顿时呆立在原地。  “第一,我还没有同意加入你们市局,我只是一个邻市的大学生,暂时没有休学的打算,理论上来说,我不是你的下属,可以不接受你的号令;第二我不喜欢鸭血粉丝汤,即便你请客很有诚意,这粉丝汤也是你们市的一宝,我还是不会勉强自己。”周蓬蒿煞有介事地说道。这嚣张的态度,即便是一旁的陈勋也是瞠目结舌,你你你了半天没说出个下文来。  周蓬蒿微微一笑:“刑侦协会嘛,不是普通的政府机构,能者居之,要保持愤怒与傲娇,不用阿谀奉承,低三下四。一个没有风骨的刑侦专家,我估计也破不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件。”  “小伙子,你这话倒是有三分道理。”白丰赞许地点了点头,道:“陈勋,你承认不承认,这个小子虽然是个书生,但是比你们刑侦协会的任何一个家伙都有种。”  有种?  也许吧!  也许是无知者无畏呢!  陈勋木然地点点头,他心中承认周蓬蒿方才那段话很有道理:没有独立之精神,是办不了大案的。这也是白丰另走蹊径,找他来当顾问的原因吧。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对周蓬蒿也不再那么抵触了。  白丰笑笑,当年自己刚来的时候,不也是因为这二愣子脾气而喜欢上陈勋的么?五年的时间,让他从一个棱角分明的青年人成长为刑侦协会的骨干。可惜的是,他的那点让人为之一振的锐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他摇摇头,不免心中有些唏嘘,旋即想道:在社会这种磨炼人性情的大染缸里,能保持初心就已经很难得了。于是,他肥嘟嘟的大手又在陈勋的肩膀上默默地用力撑了一会。  已经下午五时许,天色仍然没有完全放暗。此刻的西京残霞笼罩,像是被度了一层五色光芒,美丽极了。  “说说看,要怎么才能请得动你这尊大神呢?不要漫天起价,我白丰都可以答应你。”白丰一脸慈祥地道。  “白市长,万万不可…这小子可是个喂不饱的白眼狼...你别让他开价。”陈勋的抢白被白丰用咳嗽声打断。  “那个,胖局长,你可得说话算话。”周蓬蒿贱兮兮地一笑,那嘴角的弧度足以挂起一个油瓶,道:“方才何金祥之所以扣留我就因为以下六个字:名不正言不顺。你们市执法协会聘请我,那就不能是开玩笑一般的举动,得有仪式感,得行文。”  “这个容易。”白丰心道这还真不是一件过分的事情,于是笑笑道:“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明天委员会开堂一过,政治处就可以行文。”  “卷宗我再去一趟,这次有你的尚方宝剑之后再去。我要为自己‘复仇’。哈哈,这起大家族的灭门案件关联甚广,在天启湖市的影响力可谓十分巨大,我一个顾问去和你们这个大队长,那个副大队长的一起去查案,难免会受到他们的掣肘,还不能保持独立人格。恩,对,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身份,可以堂而皇之地介入其间。”  “身份?”白丰再度愕然,一脸震惊地看着周蓬蒿。  “我是个官迷,您老就封我个小官吧。”周蓬蒿迎着他的眼神,一本正经地答道。那眼神之中饱含热切和期冀,这家伙还真不是说说而已。白丰摇摇头心道我还真是服了,面部表情一松,朝他微微一笑,这笑容里隐约含着一丝狡诈的成分:“好,我答应你!大侦探,被你折腾到了下班时间,现在可以陪我去吃碗鸭血粉丝汤了吧?”  “敢不从命!其实啊,我最喜欢的就是鸭血粉丝汤,特别是夫子庙边的那家,何止色香味俱全,简直是十里闻香,让人垂涎,哈哈。”周蓬蒿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一把挽住了白丰的肥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  这一系列的骚操作弄得他尴尬无比。“还是上当了,原来你小子给我玩了出欲擒故纵?”白丰摇摇头无奈地道:“周蓬蒿,你和我认识的那些酸秀才不同,你比他们要...无耻多了。”  “你也别夸我,这不涉险过关么?差点小官没弄上,煮沸的鸭血粉丝也被人给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