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神棍差点溜了(1 / 3)

醉湖垛 星象21 2647 字 12个月前

陈勋长叹了一口气,眼睛透过了这颠簸的汽车窗外,已经入夜的湖跺市区被各种色彩的霓虹幻彩包围着,整个城市像是在色彩中浸泡的油墨画,时而这边亮晶晶的,时而那边变得耀眼无边。车在前行,视野中的城市像是被敲打的钢琴键盘一般此起彼伏,浮浮沉沉,变得不那么真实起来。  今年是小雨离世的第二年了吧,我的心中还是没有认可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尤其是到了这些和她一起来过的地方。“等这一阵子忙完了,我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陈勋扫了一眼手机,好巧,弹出的微信朋友圈是西京一个著名的心理医生彭媛媛的照片。彭媛媛虽然没有慕容雨那么美,但是眉眼之间还是有几分相似,纵然是陈勋这样的老江湖,也顿时有了几分恍惚失神。  “师傅,看哪个美女呢,看到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丫丫吐了吐舌头,很是龌龊地笑道。  “没,没看谁...”陈勋一脸慌乱地道:“我在分析周大侧写师呢!”  “师傅,你也太假了!很明显你撒谎了!本神探分析原因有二:一、你从来不称呼周蓬蒿为侧写师,你的一贯称呼是神棍;第二,你是头,是案件的主导者,跟我解释什么劲?还如此地长篇累牍。嘿嘿,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看的是...”  “是...什么?”陈勋略有些慌乱,却脱口问道。  “真相就是:留美博士苏省著名美女神医彭媛媛。”丫丫一脸坏笑:“我猜的没错吧!她是除了小雨姐之外第一个能在你办公室待满一个小时的美女。”  “鬼丫头!”被人拆穿的陈勋没有显得过尴尬,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是彭媛媛让他的生活多了一丝色彩,这色彩或许与自己的生活状态无关,而是自己纯粹地喜欢朝她靠拢吧。  陈勋摇摇头尬笑一声,朗声道:“集中注意力,马上到湖跺市中心了。”  湖跺和天启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城市,湖跺是一个寸土存金的城市,在华夏国也属于二线城市之列,这房价也不比北上广深低廉多少。周蓬蒿所租住的月牙湖小区在城中偏南一隅,即便是临近郊区,房价也在5万一平米。  “有山有水有喷泉,绿化面积和覆盖率应该是超过了临近小区,看这一片绿色的世界,真有一种回归田园的感觉。呵呵,这神棍住的地方倒也不错。”陈勋又呷了一口咖啡,自己带的是保温杯,这一路的疾驰下来,温度倒也没有降低,于是舌蕾又被狠狠地烫了一下。他做鬼脸的时候,佟亚丽正好把目光投射了过来,小丫头心中腹诽:还不相信周蓬蒿那该死的魔力。你看,这人还没见着呢,就被烫着了吧,真是活该!也许是看到了丫丫眼中的促狭之意,陈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滴滴”他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上面的短信很是诡异:“陈大队长,您到了吧!我在18楼的天台等你。你一个人上来,近期的案件信息我可以提供给你。周蓬蒿。”  周蓬蒿?  真是活见鬼,他怎么知道我来了,还一副大大咧咧的请君入瓮的态势。他再仔细地看了看信息纳闷道:“近期?”他有些迷惑,这时候手机铃声大作,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徒弟吴守建的声音。“师傅,不好了,城西隧洞发生爆炸案件,你不在,狗日的五大队抢了我们的活!”  “好好说话,还有,对兄弟单位请用敬语!再有下次,扫厕所一个月。”陈勋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回道。  “是...哈哈,师傅!习惯了!你不也经常说抢案件如同抢老婆,天理不容么。您既然说了,那我就不说五大队这些狗日的是狗日的了。”吴守建贱贱一笑继续道:“是一起汽车爆炸案,协会的法医已经跟着过去了!刚才我悄悄打听了下,是军用的纳米炸弹,被炸死的还是天启湖市首富欧阳家的三公子欧阳豹!”  “欧阳豹。”陈勋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看手机轻声道:“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在你的近期之内。”  (4)  陈勋快步走进电梯,顺着那楼梯踏步走向天台。通往天台只有一条通道,在电梯上升到最高层之后,径直往前走上数尺,前方有一道向内关闭的门。  打开这道门,左拐就是周蓬蒿约见的天台。  这是一个神奇的陌生人,虽然自己经常把他当做神棍一般的存在。但是在他心中,这个人始终被高看了一眼,他不是普通的大学生,在刑侦方面的天赋甚至不下于自己。方才在楼下,吴守建的案情汇报让他稍微有点失神,受害者虽然是天启湖市首富的家族成员,案件也显得疑点重重,但是这好奇心抵消不了对远逝伊人的惦念之情。  于公,这是白市长一手交办的任务。于私,在他心目中的周蓬蒿是一个近乎接近案件真相的人,至少他可以提供给自己以线索,而每一个让自己接近于破案可以给慕容雨雪恨的机会他都是会竭尽全力地寻觅,查找,直至最后破案,他永远都不会放弃。“小雨,请在冥冥之中保佑我,让周蓬蒿会给我一个靠谱的线索。”  他用力推开了这封闭的大门。  门诡异地发出了“滋---芽”的声音,饶是陈勋胆子不小,也还是为这恐怖电视剧里一般的声音而吓了一跳。好在推开门之后,天台让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受。  这是一个很务实的小区,从这天台的一片果绿就可以看出来。开发商的着眼点在于打造一个精品小区,而不是为了完成所谓的容积率任务而去布置绿化。此刻,已临近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