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情人蛊的传说(1 / 4)

醉湖垛 星象21 3989 字 12个月前

夜色中的苗寨之外有一股难以觉察到的阴冷,董佳嗅到了空气中的那股血腥之气,一个长身翻上了树干。  几乎同时,林外传来阵阵的马嘶,过了一会,她的耳边传来了簌簌的脚步声,透过树林的间隙,可以看到数名身穿暗红色衣袍的男子正小心翼翼的向这边搜索而来。  “别动!”一个阴沉的声音冷静喝道,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手臂微微一抖,仰起头向董佳藏身的古树望来。  “养蜂人!”董佳屏住呼吸,心中也是战鼓乱敲,震颤不已,自己这才刚刚回来,对方就知道自己的行踪,这真是太可怕了,从上面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地看到为首之人的面孔,大约在三十上下的年岁,整个脸上呈现一种古怪的红色,从眉心到右颊之间还有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疤,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口的狰狞,他不是在走路,而是在滑行,他的下肢竟然是如此地灵活,董佳又是暗暗吃惊不已。  此刻,他阴鹜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大声道:“绿蛇谷的人走不远,你们四处搜一搜。”  “是!”说罢,他带着手下向林森之处走去,董佳暗暗松了一口气。  忽然,一道银光闪过,一把扇骨“嗖”的一一声射向了董佳的藏身之处。紧接着无数的暗黑衣服的男子将这颗千年古树团团围住,这刀疤脸竟是早早窥破了董佳的藏身之处,刚才一手欲擒故纵是感觉到了危机,又召集了附近的养蜂人一起前来。  “绿蛇谷的高人既然来了,何妨一见?用地球人的语言来说: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刀疤脸的声音有一股奇怪的金属之音,听起来十分刺耳。  既来之则安之,董佳轻叱一声从树上跃了下去,喊杀之声从四面传出,近百名敌人从树林周围向她包围而来。  董佳苦笑,抽出腰间的军刺,随手劈翻一名靠近的对手,这一场鏖战已经无从避免,那就不要再手下留情。  “你方才说我是什么绿蛇谷之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她且战且退,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  “还没有觉醒?”刀疤脸皱了皱眉头,他一扇子忽了过来,带着强烈的台风一般的螺旋之力,军刺与铁扇相交,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响彻清冷的林间空气之中。  董佳的虎口剧痛,军刺险些脱手飞了出去,却见对手正一脸狞笑。  没有援兵,不能被擒,她双目猛然一睁,那周身神经绷紧,肌肉却在这一刻进入了放松的状态。  就在这一刻,她的周遭突然升腾起了一股不起眼的绿气,这股绿气在慢慢向四周扩散,刀疤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董佳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军刺破空向他的腰腹刺去。  这股绿气像是天然的辅助,它传出的巨大力量,让刀疤不由自主向后撤了两步,这也让他侥幸的避过了董佳势在必得的杀招,军刺只刺入他的小腹不到一寸。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脚踹中董佳的肩头,董佳的身躯退了数步,方才站定。  对方的脚力极强,董佳咬牙又刺到了几名黑衣人,她的体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的内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悲凉,难道老娘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离苗疆还有几公里的树林中,情人蛊没解,那么周蓬蒿怎么办,会因为我而死么?想到了一脸无辜的周蓬蒿,她苍白的脸上居然闪回了一丝柔情。一缕阳光从东边的树林中透入,董佳的全身被一片绿色笼罩...  最为可怕的是这片绿色笼罩了整个森林,竟然是将那刀疤和数百黑衣人团团困住,它们在林间恣意地游动,像是有生命的一般,每一次的穿行都会有人应声倒下,董佳对此也是讶然,不知道自己何时拥有了如此强悍的实力,还是有人在暗中帮忙...  “小鬼,别不信邪,我第一印象你就是个愣头青,傻乎乎的,我不知道董佳为什么会选择你这样一个白痴,这个地窖就是为了你这样的不学无术、志大才疏、爱出风头,以为自己是白垩纪以来剩余的侠客一般的人准备的!你TMD给老子消停会,否则我往里面喷灭火粉,闷死你丫的。就这种货色也敢单刀赴老子的会,真是大粪缸里游泳:不怕(屎)。”待周蓬蒿走近身侧,林峰突然一改方才的温文尔雅,一把把他推进了地窖,然后瞬间物化成了野兽一般,言辞凶恶,不住地咆哮着。  地窖占地面积不大,但是里面却足以让一到两人藏身,也许是上面的瓷砖打了眼的缘故,氧气还是足够的。  “林院长,我不过是来找寻董佳下落的,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图,您这又是什么意思?”周蓬蒿有些郁闷地问道。  “你不该来,董佳也不该找。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你们导师没有讲过么?我现在做个实验:没有氧气,你小子能存活多久?这样吧,其实我对你磕头求饶的样子还是蛮期待的,你先求个饶试试。”林峰很是变*态,喉咙嘶哑,声嘶力竭地叫嚣着。  这个世界真的有一种具备独特魅力的女人,能让人为之疯狂。此刻的林峰,就是董佳的刀下之魂吧。命存一线的周蓬蒿却是感觉有些可悲。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之下,手上的莲花天珠的第三眼发出了数道诡异的白色光芒,就跟古代小说里的夜明珠似的,把地窖照得铮亮。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它就像是个废物,没想到这天珠还有照明的功能,它带来的温度也不低,甚至这天珠还在不断地聚拢氧气,使得这地窖跟个天然的氧吧似的,周蓬蒿的面色反而比方才进入的时候要红润得多。诡异的光线将他整个人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