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并不笨拙的马奎尔(1 / 3)

醉湖垛 星象21 2645 字 12个月前

这夏天海为毛要去周蓬蒿和颜子涵租住的宿舍,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跟踪了一段的孟波果断地在保安室门口停下了脚步。  等警惕心极强的夏天海走了,他才通过密码解锁进入了室内,仔细地寻找了一番,这里没有安装摄像头,现场也并不凌乱,但是有被重新收拾过的痕迹。夏天海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看他临走时失望的表情应该是没有找到。  他在找什么?与案件有什么关联,孟波一个头有两个大,他想过把这个线索告诉唐天实,后来又放弃了。本着一个捕快的警觉,他在月牙湖小区又转悠了一圈。  这里虽然是个老小区,但是胜在环境优雅,有些茫然的孟波迎面看到一辆轿车缓缓驶来,驾车的美女竟然有几分熟悉。  仔细一想,她分明是自己手中照片上的受害者,夏天海的前女友谢贝贝。孟波心中一惊,难道她没有死?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来了兴致的他想也没想就继续跟了过去...  看着出租车上的费用显示越来越多,孟波的胖脸一直在抽动。“这是心血来潮的跟踪,未向上级汇报的,这账能不能报啊。”  谢贝贝要去的方向竟然是邻省的徽省,这不是周蓬蒿他们要去的地方么?孟波有些郁闷地扶了扶额。司机看到他在车后扭来扭去,以为是个跟踪狂,连忙警惕地问道:“这位...胖哥...还跟不跟?”  孟波一咬牙,恶狠狠地道:“继续,没让你停你就别停...”  司机一哆嗦,方向盘打了个转,继续追了上去。  这些天吃住在龙虎协会的薛磐振奋了一下精神,他是孟波借用过来查案的,此刻调查也有了端倪,这些成绩来源于他当基层执法协会的不快时候养成的习惯,他从双湖水怪袭击路人的案件信息里敏锐地掌握到了有关湖大内部的一些线索。譬如这谢贝贝的死亡结论非常奇怪,她在尸检的时候身体的血液竟然不足2成,要知道人体血液低于30%的时候人已经是死亡状态,那么这女生宿舍的天台就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薛磐有个大胆的推测:夏天海若不是凶手,那么作为谢贝贝当时男友的顾福临就有很大的嫌疑。他很是兴奋地把电话打给了孟波,正在追踪的孟波忘记了将手机设置为静音,前面刚下车慢步而行的女子被铃声一惊,突然加速狂奔,几个纵跳之下,居然生生地消匿了身形。  孟波郁闷地挂掉电话。抬头一看,我去,这里竟然是徽省广播学院。这不是周蓬蒿他们要去的地么?“谢贝贝”怎么会来这里?他这边嘴角抽抽,刚准备联系周蓬蒿,一扭头,差点把脖子给扭断了。  他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这个人居然是---夏天海。  夏天海和“谢贝贝”居然同时在徽省出现?还是周蓬蒿他们查案的地方,事因反常必有妖,这里面是什么鬼?孟波定了下心神,一低头戴上了鸭舌帽,故意转到隔壁的校园超市溜达一圈之后,在后面紧紧地跟上了夏天海...  几乎同时,湖大宿舍里留守的薛继跃在疯狂地侵入各种系统。这些天,那破案塔的第三层信息的突然增加,这个信息是没有经过择选的,属于基础信息。让他惊愕的是其间内容居然完全雷同于自己的判断,关注到校园动态热搜的他因此而倒吸了一口凉气,接下来几天,有不少刑侦协会和龙虎协会的人员在湖大校园之内换防。嘴上没有说什么,明眼人可以看出来:他们的目标就是这双湖。  “你们说,这双湖会不会真的有水怪啊?”  “水怪有没有我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造型就像是一个妖怪。”  “这些捕快没事老在校园里转悠个啥,他们是不是特清闲?这全副武装的,这一个个造型摆的,还以为我们湖大有外星人呢。”校园里也是议论纷纷,多是表达了对神秘兮兮严阵以待的捕快的不满。  事实上,这些捕快来了,整个校园的气氛为之一紧,以前嬉笑打闹的场景急剧减少,人人低着头,就怕突然被捕快喊住问话。  “别瞎说,这来的是省厅直属的龙湖协会,不出意外地话,折腾湖大近两年的双湖水怪之谜最近就要揭晓了,真相就要大白于天下,好激动啊。”  “激动个啥,抓到抓不到和我们有个鸟关系,不过又少了一个吹资罢了。”有类似戴景伦一般的江湖百晓生们自然是得到了一些信息,把这些信息碎片略加整理,得出了与真相并不远的结论。这充分地说明了一个道理:人只要进入了无所事事的情境,并为之进行了多方面各个角度的思考和试错,一定会有所成就。  他们提供的这些垃圾信息虽然进入了破案塔,被它的筛选系统给统统过滤掉了。  “什么水怪,太渗人了。你要知道双湖可是我们湖跺市的形象工程,又涉及到湖大这个副*部级的庞然大物,在这里寻求案件的突破,老子可是担了不少风险,你可别给我搞砸了,否则你这个200斤的胖子可担待不起。”深感压力的赵英然深深地噎了口吐沫,他对薛磐不是很有信心,却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揭秘的机会。任何做捕快的,都是有好奇心的。  这份好奇心不死,就是支撑他们把案件办下去的动力和源泉。  “赵支队,多虑了吧!不是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么?惧怕从来都是进步的桎梏。我先给你一个定心丸吧:这双湖里面的水很深,很深,它或是一切秘密的源头。首先,它看上去是一个双子公园,但是这看上去深邃的人工湖实际上里面别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