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隐藏的大佬(1 / 2)

醉湖垛 星象21 1630 字 12个月前

夏天海收到秋辰的任务,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居然是让自己到屠宰场救了一条贵宾犬。  就在屠夫挥刀向狗的前一秒他赶到了,天珠赋予了他强大的爆发力,这一脚正踹从五米外发出,竟然是毫不停顿地打将过来,旋即很是精准地打在了屠夫的手臂之上。  面前这屠夫的核心力量也真是强,纵然面对有天珠加持的夏天海,居然还是一刀剁了下来,这狠厉的一刀直接砍在了他的肩胛处,顿时鲜血喷溅,让夏天海略微有些惊愕的是那些红色的液体里居然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淡蓝色。吃痛倒地的夏天海一个鲤鱼打挺,跟着又是一脚将屠夫踢出老远。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同时,一辆奔驰S400带着呼啸之声,狂飙而来,从车上下来几个黑衣男子,一下车二话不说便疯狂地向着屠夫的摊位而来,他们疯狂出手,一顿暴揍,将屠夫打倒在地。  数秒之后,一辆火红的法拉利火急火燎地开了过来,打开车门的时候甚至还没有熄火,一个身着皮裘大衣的精致女子从车上弹跳了出来,当然这个弹跳给夏天海的视觉冲击远不如她近前之后的胸前的那一瞥要强。  是她!湖跺电视台的首席花旦胡慧敏,夏天海顿时就明白了秋辰的用心。就在美人近前的刹那,他眼前一黑,摔倒在了她的怀里...  这倒不是夏天海有心机,而是一旁的秋辰弹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石子,打在了他的太阳穴边缘,很显然他是刻意让自己接触这个女人...  湖跺靠近天启湖市的中西部平原。全城无山,主城呈头朝西南、尾向东北的鱖鱼状。从地理位置看,这一头与理想南辕北辙莫名扎向平地的水生浮游,左右无腾挪之空间,腹下亦无支撑之底韵,虽然在旅游业上做了些文章,自诩苏东美人鱼,但失去了天启湖湖水的灌溉和滋润,一直难掩经济发展上的颓势,就像是一个年华老去的女子,在风中渐趋凋零的影子,着实可怜。湖跺当地人亦是如此,以邻居板桥先生的“难得糊涂”四字为信仰,多懒散知足,唯有思想在奔放到失控的边缘,行为举止多上不及天,下不着地,明明身处一口旱井之下,却以为所有湛蓝青天皆在目域之内,手握之间。在这样的城市生活,你可以没有目标,不谈信仰,随波逐流。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大巧若拙,大音无声。当然这个引号要从头加到尾。  著名解说员贺伟有这么一句名言:人可以活30000天,有人却只活了一天,重复了30000次而已,或许人生最可怕的在于从出生到死去,波澜不惊,全无改变。夏天海、周蓬蒿这些湖跺娇子就出生在这里,从恋爱到分手,从大学到工作,几乎都是一条平仄的横线。孟波与他们也是同病相怜,他虚长他们几岁,这次被‘选’为卧底对他来说也是相当郁闷的一件事儿。  在湖跺这个鬼地方,你要不是有个开皮鞋厂的亲戚,或是有个医药公司的老丈人,升职加薪这玩意就是绕着你走的。他对唐天实的承诺也并没有当作一回事;二则拿到入学通知书的同时他也收到了女朋友的分手短信,这就像是一道催命符。对于孟波这样的家伙,大体就是后面的一种结局。  也许她用一天看透了我此后的30000余天。孟波悲哀地想道。“小澜,你可知道我这研究生啥也不研究,就是把自己给溜了个弯么?好多事不方便明说,但是请相信我对你一直很认真,我对我们的未来是有规划的。”孟波苦笑着看着分手的微信,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鬼知道去出个现场还能出个S级卧底任务,真他么的绝了,至于能不能落个周星驰逃学威龙里的美女老师他也是不报展望的…  这次分手对他来说,几乎是苍老了十八岁...  接下来的日子,夏天海却是和胡慧敏成了很好的朋友,她看往他的美目中闪过一丝欣赏的眼神。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送你一段造化。”胡慧敏俏脸一红,美目传动地道。  “胡小姐,孟先生说不见。”  闻言,胡慧敏脸色铁青地站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孟府别苑前,四名黑衣护卫挡住他的去路,胡慧敏怒道:“若是再敢挡住我进去,小心我将你们碎尸万段。”  为首护卫道:“小姐勿怪,孟先生有贵客在,他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别苑。”  胡慧敏娇俏的脸上顿起了一股愁云,她面色一变道:“我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么?难道连见他一面你的权力都没有吗?”  那为首之人继续道:“您别让我为难,请恕我无能为力。”  “我就为难你怎么了,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胡慧敏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大步向门前走去。  四名护卫齐刷刷的向前一步,一时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这胡慧敏又向前迈了一步,为首之人竟然掏出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她。  她冷笑道:“开枪,我看那孟嘉会不会饶了你们。”  为首黑衣人冷冷道:“职责所在,胡小姐,还是不要难为我们的好。”  “姐,算了!”就在胡慧敏大怒之际,夏天海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身,附在她耳际道:“姐,想不想看看孟嘉见的是什么人,我有办法...”  “你真有办法?”闻言,胡慧敏眼波微转,她猜出夏天海的想法轻声道:“走...”  “是他!”胡慧敏没想到夏天海的身手这么好,居然能绕开所有的黑衣人的视线,还有那若干的摄像头。  小会客室里虚掩着门,这里外紧内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