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话剧社新人(1 / 6)

醉湖垛 星象21 5196 字 12个月前

“白莲花?我去,这是在骂人吧?不过用意也太明显了,我觉得暗示这夏嫂是白莲花虽然有些过分,但是也是有一点贴切的。”有围观的邻居小声道。  “我去,这是白莲花么?红色的!红色的!白痴,这是血色莲花好吧?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一旁还有不服气的在争辩,多少存了点为死者抱不平的意思。  这时,外面已经警笛声大作,警车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胡筱雅家,好几十号的警察带着警犬,家家户户地展开了搜查。  这阵势如此恢宏,要说是为了搜捕一个杀人凶手,那勉强说得过去,只是明眼人觉得有些小题大做。  庆丰镇隶属于湖跺市东南角的开发区,系两代外交家二乔的故乡,民甚好辩,但是民风尚可,建国至今未发生过烈性案件,这次的案件受到了市执法协会的重视。湖跺市执法协会的技术室很快完成了现场勘察工作,在市执法分会分管局长唐天实的指挥下,闲余的工作人员都开始加入侦查员的队伍,与当地基层派出机构的捕快结对,开始了外围的取证和搜集工作。  “兄弟,这被害的一家人什么情况?怎么我们都从市区赶过来了,她的家属还一个都没有出现。”执法协会一大队的侦查员王冕做着笔记,他表情有些讶然,眉头紧蹙地对着一旁基层派出机构的捕快孟波问道。  “王哥,夏家的情况比较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这么说吧:他们家像是遭遇了诅咒一般,四年前是夏荣家,今天又是胡筱雅家,哎。”在庆丰工作的捕快孟波来了精神,他的情绪略显夸张,套近了王冕的耳朵道:“这死者胡筱雅名曰庆丰神医,实际上最擅长的却是精神抚慰疗法。”他比划了一个略有些猥琐的手势,然后又道:“嘿嘿,不瞒你说,她是我们庆丰的头牌交际花,交---际---花嘛,喜交八方来客的那种,你懂的。”他嘴角一歪嘿嘿一笑,胖脸像撑开的一朵花似的,煞有介事地问道:“刚刚看过本尊了,风韵犹存吧,你觉得她多大年纪?”  “30出头,要不20大几?总不会是10+吧,那也太夸张了。”王冕在脑海里略作回忆,然后结合这女子的穿着、打扮,不假思索地回应道。他觉得自己这个答案应该大差不离。  “10+?怎么可能,我就知道你会往小了说。”孟波摇摇头,抬眼看了一下四周低声道:“这妖孽啊,可是只老妖精。”  “老妖精?到底有多老?孟波,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咱们在办案呢,你这是胡乱引导我的思绪。”王冕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故作高深莫测状的孟波道。  孟波很是夸张地朝天伸出五指,然后在王冕惊愕的目光中点了点头,他笑道:“奔5了,也许已经超过了5张。不像吧?所以说她是老妖精,其实是不老的妖精。据说她前些日子刚去泡菜国做了提臀的手术。这下好了,这他么的这手术,是给黑白无常准备的。”  “黑白无常都出来了,你呀,看来也是一个贫嘴货。”王冕闻言噗嗤一笑,然后仔细地看着村子里的每一个布局,觉得整个人有些晕眩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陷入了某个古老的阵法一般。  “晕吧,这里据说是整个湖跺市地势最凹的地方,庆丰建镇之前这里是一片大沼泽,后来不知道是被填了,还是自然之功,突然就成了一个偌大的集镇。还有人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古武的战场,在这里爆发过超级大战,死伤数以万计,所以...”孟波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线,然后摇头摆脑地道:“第一次来的人就像是来到了云贵高原一般,有着强烈的反应,我才发配到这个地方基层派出机构时也是如此,天天跟他么的喝醉了酒一般,老一代的人都说是晕血,只是那些血我们看不到...”  句句不离诡异的传说,这些捕快也够闲的。不是说这里的人民风善辩么?就是粗俗的造谣?王冕不觉得摇了摇头,恍惚中他真觉得这庆丰镇的赵集村就像是被人布了一个阵法一般,联想到刚才那俩只猫头鹰不惧人怒目相对的诡异表现,更是有些惊悚。  显然这个想法是不能上报的,没有任何刑事侦查方面的依据,这么说那些头头脑脑指不定会把自己送精神病院去。不过,心思淡定下来的他,眼神顿时变得矍铄起来。  接下来,专案组一行人围绕着胡筱雅一家进行常规的走访,得到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说仇杀的有,不过证据却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胡大美女在赵家集的人缘看来也不咋地,家财万贯的她居然能为一只老母鸡的归属把四邻八舍搞得鸡犬不宁;说情杀的也有,这个大美人的情人从东村的屠户到西村挖地沟的都有,她的私人生活真他么的精彩。  一番走访下来,王冕的笔记本上有价值的线索不多,记录的人名倒有了二十二个之多。  “一个小镇二十二个情夫,有兄弟,还有父子,我的天,真是太离谱了!还有八九户没跑呢,我这笔记本不会被挤满了吧?”王冕自嘲地翻了翻自己的笔记,那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一堆名字,确实已经剩余不了几页了。  孟波则在一旁唉声叹气,心道调查这胡筱雅的人际关系,就跟他么地又参与了一次人口普查似的。  这赵家集附近村子的成年男子都被提名了一个遍。笔录做得手酸的他也是腹诽不已。他却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自己只是一个小镇捕快,配合支队领导走访的小配角而已。他眼角瞄了一下愁眉不展的王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