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祸起天启湖(一)(1 / 2)

醉湖垛 星象21 1328 字 2023-06-22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为了自证和其师兄无关,红衣盛装女子自愿随周蓬蒿一起走进了天蓝星的秘道。从这里回转地球倒是不必经历失重之苦,算是正常的旅途,但是距离颇有些长,还是让人有些困乏。  “周--蓬蒿,这是我们天蓝星的至宝收纳盒,你可以把孟师姐放在这盒内,不用那么辛苦地扛着她,这里面有寒翠冰沙,她的尸...身体发生不会变化。”看周蓬蒿点头,她默念了一个口诀,孟佳凝的身躯便隐入了这盒内,盒子旋即缩小到了巴掌大小。红衣女子脸色一冷又念了一声“疾!”收纳盒顿时又缩了几寸,成了药丸状。  “我把口诀教你,这盒子就当礼物送给你吧。”  周蓬蒿点点头,并没有和她客套,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个作为俘虏的觉悟。。  “那个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我叫什么名字?”红衣女子见交出至宝之后,周蓬蒿仍然有些无动于衷,自然是有些不忿。  周蓬蒿看了她艳丽的面庞一眼,又恶作剧地看了她双目之间,“你不会也是一个三眼怪吧?”其实,这红衣女子打扮得极其艳丽,一身红绡长裙勾勒出她纤细姣好的身材,她是如此纤瘦,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让人不由自主地就觉得,能够和她在一起,便是失去生命也是值得的。  “一边去。”女子恼怒道:“你真是不解风情,简直就是一个大木头。周大木头,你给我记清楚了,我叫颜子涵。”  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变异成怪物,周蓬蒿咧嘴一笑心道。  两人一路拌嘴,脚下速度不快,到达地球之后已是半日之后。  到达湖跺城中之时,天已薄暮,战争已经结束,现在的街上人来人往,有的人甚至面带微笑,似乎都已忘了刚刚经历的那场大战。不过现在的湖跺和天启两市有些人满为患,他们对静斋所在之外的城池是否安全还没有信心,不少外地流浪而来的人并没有选择离开,这使得城中的货物急剧减少,但对于百姓而言,日子还得过。也许他们觉得可以以时间换空间。等过一阵子,天蓝星的危机彻底解除了,他们又可以回到曾生长的城市,安居乐业。  周蓬蒿一拉颜子涵跳上绿蛇的身躯,正要回到天启湖内湖,小绿明显身躯颤动了一下,显然对这个天蓝星的女子很是排斥。  这时突然听得有人喊道:“蓬蒿,周公子,你可回来了,快随我去内湖,那邪王都快闹翻天了!”  “师父?”周蓬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回事?”  他弓身拱手施礼道:“你离开的这半月,湖内分成了三派。一是秋掌门的老慈航静斋教徒一派,一是胡长老带领的新白道联盟,还有就是邪王的魔教众人,日前,已经展开了数场大战,死伤无数。”这话一出,周蓬蒿脑门上立马栓了一个“一”字:“我不是昨晚离开的内湖,半月是个什么鬼?又是数场大战,这是嫌华夏的内耗还不够多么?”  他长吁了一口气,看了看这大好的江川,突然回身问道:“你是谁?”  声音由远及近,此刻这人已到他跟前,向周蓬蒿又躬身行了一礼道:“我是郑振,白丰大人的手下,当初您去西域时是我接待的您。”  郑振!  是白丰的那个管家!  周蓬蒿猛地想起了当初在西域的事了。当年自己随秋意涵到大漠历练,那西域城主之子白丰看上了秋意涵,追求不成竟然想强留于她,双方一度发生了冲突。周蓬蒿也差点被那白丰下令杀掉,那时候的郑振高高在上,对自己是不屑一顾,甚至是颇有恶感,现在却是如此地恭顺。周蓬蒿对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感,但他这么有礼数,他也不好对郑振太过失礼。  他声调未变,拱手问道:“那白丰现在何处?”  “白丰大人自然是维护秋掌门的一派,现在我们正在内湖抵御邪王和秀媚教余孽的冲击,你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们有了强援,可以毕功一役。”郑振脸上露出一副谄媚的笑容道。  郑振大概也看到周蓬蒿有些不愿,低声下气地道:“我们知道周公子是那邪王弟子,但是您是正道子弟。这个时候,正邪不两立,我家主子让我来寻公子,就是相信公子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好了,别说那么多,先带我去见师姐!”郑振看了周蓬蒿身后艳丽的颜子涵一眼,眼神很是复杂地道:“周公子,且跟我来。”  也许这天蓝星与地球的确有着时空裂痕。周蓬蒿从一处小道进入了天启湖的内湖,这里原来是一片灌木林,此刻已经被人为地改造成了一条秘道,这个改造是大动作,绝非一日之间就可以完成。  从内湖进入的院子也很陌生,显然不是湖中内室,这里不大,但是有阵法加持,颜子涵紧跟在周蓬蒿身后,她的身躯有些微微颤抖,周蓬蒿拍了拍她的肩胛,示意她稍安勿躁,他低声道:“小红,你献宝有功,到了这里,自然有我罩你!”  “我不叫小红。”颜子涵瘪了下嘴道:“你叫我子涵即可。”  “公子且坐,我去请秋掌门和我家主人。”郑振看了一眼侧后方正在打闹的周蓬蒿和颜子涵,他引领周蓬蒿坐的是一个异域石椅,石椅并不是华夏本土方方正正的造型,靠背处是三条弧线,中间一条凸起顶在人的背脊处,带来一股清凉之意。这石椅是天然生成,没有一丝的斧凿之痕,一对椅子当中的一张石桌也是同此,除了桌面磨光过,其余都是天然形态。周蓬蒿探手一摸那石桌,指尖触到之